学子风采

推开那扇门——高等教育学直博生罗弦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实习心得

部门:团委      日期:2018-08-21 16:38:33      访问次数:798次

个人简介:罗弦,2014级高等教育学直博生,研究方向为中外教育交流。曾获“优秀研究生”称号和2017年度博士生优秀岗位助学金。于2018年1月至5月,在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下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曼谷办事处高等教育团队实习。


    2017年秋学期初始,网上挂出了CSC资助学生到国际组织实习的通知,我在导师周谷平老师和阚阅老师的支持帮助下,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曼谷办事处实习的合同。一开始,我一方面内心激动不已, 虽本科时候听闻优秀学长的实习经历、老师的鼓励,也参加过曼谷办官员来访时的讲座,却没想到实习机会有一天也会真切地落在我身上;另一方面对教科文的敬畏让我心头又不由自主涌上自我怀疑和退缩情绪,我的英语算不上很好,没有什么出众的工作经历,甚至有些不善言谈。期间两位老师、学长、同学给我了许多鼓励,我也幸运地通过了学校和CSC的审核流程,带着满心兴奋和不安准备去往泰国开始为期四个月的实习。

    我所在的教育创新和技能发展部主管是汪利兵老师,大办公室里十余位同事分别来自近十个不同国家,高等教育团队另有两位项目专员负责指导我日常工作。报道流程之一是主管一对一谈话,我曾猜想会是什么关于认真工作的交代,事实上汪老师却出乎意料地主要交代了两件工作之外的事:第一是国家立场,碰到关于中国的不正确的认识和言论,该发声的还是要发声,也不要追随别人哈日哈韩;第二则是鼓励我走出中国人的社交小圈子,多和不同国家的同事交流,积累自己在国际层面的社交资源。这场关于“立场”和“社交圈”的简短对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开始的工作算不上顺利,我的第一个任务是改写一篇关于东京协议即将生效的报道, 而我对这一协议一知半解,磕磕绊绊完成的初稿另由同事改了好几轮,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后来经过几个星期的适应,我逐渐了解了高等教育学团队正在进行的项目,也习惯了团队工作的方式。我团队的同事对我而言亦师亦友,他们会关心我会不会无事可做,也会鼓励我多去感受泰国风土人情,给我任务时总说希望我能喜欢这个有趣的挑战,在我尽力完成后对我表达感谢。即使有时我的口语没能清楚地表达我的意思,他们也是温和地请我再解释一下,对于我提出的关于工作方式的疑问耐心解答。我逐渐能够在讨论时自如地阐述我的建议,并尝试去思考理解国际组织的行事逻辑,在准备材料时懂得把自己摆在组织的立场去思考问题、设计内容。

    四个月来,我协助完成了教科文曼谷办事处官方主页高等教育部分的网页设计重建,完成过往会议简报;协助同事落实面向太平洋岛国的马来西亚研修旅行,草拟注册表和活动通知、前测和后测问卷, 并在活动之后完成效果分析简报;我还参与了韩国基金会的项目,围绕国家资格框架、学习成果、高等教育国际化指标开展工作,包括筹备出版报告、完成案例研究、协助拟定政策简报、参与招聘顾问专家、参与专家会议。此外,我还协助本团队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创新中心筹备了六月份在深圳召开的慕课研讨会, 参与拟定嘉宾名单、起草会议日程、整理亚太地区主要国家慕课平台。此外还协助准备七月份的亚太地区教育的2030会议。

   另外,教科文还是一个多元开放的学习平台。在不影响自己岗位任务的情况下,实习生还有许多接触其他专家学者、参与到其他领域活动的机会。跨部门的学习交流甚至得到官方的认可。我在实习期间参与接待了高校来访的研究者,跟随同事参与了东南亚教育部长组织会议和东盟大学网络质量保障会议,参加了社会及人文科学部门青年调查项目的分享会、ICT团队关于数字儿童项目的专家研讨会、协助举办2018国际母语日的庆祝活动。不同国家、不同部门的实习生甚至会在上班空闲时互相串门,聊聊互相的工作、希望参与的项目。

    我在最后的实习评价表上写下:“这次的实习为我打开了一扇门。”的确,它让我体会到国际组织工作并不是一个高高在上却无关你我普通人的使命,而可以是实践专业知识的舞台之一。专业学习除了走向更为精深的学术研究之路外,它的价值可以在不同层次和领域得到实现,同时宽领域的知识积累亦不可或缺,许多现实问题本是互相关联的。推进比较研究、国际理解,更是需要我们迈出一步去体会和感受,不能只在预设的立场上去想当然地“解读”他国。


文、图|罗弦

  • 浙江大学西溪校区田家炳书院
  • Tel  : +86 571 88273934
  • Fax : +86 571 88273187
  • Copyright © 2018 浙江大学教育学院 版权所有 旧版入口 管理登录